• <optgroup id="ccakq"><input id="ccakq"></input></optgroup>
    <td id="ccakq"></td>
  •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手機掃描訪問

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品牌園林機械網 » 新聞資訊 » 人物訪談 » 正文企業資訊 專題報道 人物訪談 技術交流 行業資訊 

    邂逅杜鵑之美 ——訪嘉善杜鵑名家胡永華

   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6-08-26  來源:上海綠化市容雜志  作者:華家順 王玉華 孫卉  瀏覽次數:9859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東海、長江、黃浦江“三水匯聚”的濱江森林公園,與位于黃浦江之首的松江方塔園、醉白池一起,聯袂呈現了“萬紫千紅映浦江2015年杜鵑花展”活動。5月1日,到濱江森林公園賞杜鵑的游客,達到了2.5萬人。筆者有幸感受了這場“視覺盛宴”,流連于杜鵑五彩的花海,更驚詫的是精品館中的杜鵑盆景藝術——130余株作品千姿百態、生機盎然,其中一盆竟標示有120歲,花朵似彩虹般緩緩流下,枝干遒勁有力,氣勢奪人。博古架上,40余盆微型杜鵑,映襯著古玩珍品,極富詩情畫意。感概之余,筆者不禁想知道,高人來自何方?為什么作品讓人看后意猶未盡?杜鵑盆景產業究竟如何?

     經“公園”指點,6月初,《上海綠化市容》編輯部一行,驅車直奔嘉善魏塘,在一個花圃里,采訪了杜鵑名家胡永華先生。

     完全顛覆傳統花匠的形象,胡先生高大謙和、干凈利落,經自我介紹得知,他還是嘉善一個電力公司的領導。胡先生自25歲開始愛上杜鵑盆景藝術,曾擔任嘉善杜鵑花盆景協會會長,現在雖然退下來了,但還擔任著全國杜鵑花協會的理事。采訪從參展上海杜鵑花展開始,隨著栽培大棚的參觀,對話漸漸深入。

     

    胡永華先生介紹杜鵑盆景

     

     一、年年參展,為上?;ㄕ固峁┚?/strong>

     筆者:請胡先生談談上海的參展經歷和感悟。

     胡永華:從上海撤展的杜鵑盆景就寄放在這個花圃,這里的杜鵑盆景有上千盆,西塘還有幾千盆。

     早在1997年4月,第四屆中國花卉博覽會在上海長風公園舉辦時,我參展的杜鵑盆景“紅山河”就受到歡迎,展位周圍常常擠滿了人。碩大的杜鵑,配上漢白玉花盆,枝干虬曲蒼勁,枯枝杈上猛地開出200多朵鮮艷的花朵,把大家的視線全吸引住了,當年的浙江展廳,被稱為“花海中的奇葩”。

     2009年,上海濱江森林公園建成全國公園范圍內最大的杜鵑園,從那時到現在已經7年了。我每年參加公園的杜鵑花展,跟公園領導切磋探討過杜鵑花的土壤改良、新優品種引進,以及如何充分利用植物的特性和造型來豐富景觀,給市民更多視覺享受等問題??上驳氖?,公園的杜鵑已有300多個品種、數萬余株,2014年改擴建以后,更是大面積種植高山杜鵑,形成花開杜鵑山谷的景觀,使濱江森林公園成為上海觀賞杜鵑的品牌景點。在這樣的平臺上,上海市民是有眼福的。上海市民也是挑剔的,因此,每年我拿到上海的展品都是精品,是佳作,有的還曾獲得全國杜鵑花展金獎,選材造型、制作意境更注重傳統文化底蘊和現代特色。

     

     二、迷上杜鵑,家家盛放戶戶春光

     筆者:杜鵑花在上海,為什么不像櫻花、郁金香那些園林植物那么熱?為什么您獨愛杜鵑?

     胡永華:上海的土質,土壤鹽分高、堿性大、水位偏高,且上海夏日酷暑,都會影響杜鵑的正常生長,影響公園綠地或私家庭院地栽?,F在推廣缸栽、盆栽等栽培方式,可以根據杜鵑的原生態環境來創造條件,克服地栽的不足。但是這些具有長期性的技術挑戰,普通市民要想培育優良品種,確實有點難度。

     杜鵑是世界三大名花之一,品種很多,全世界原生種有八九百種。我國是杜鵑品種大國,園藝品種就更多了。杜鵑一般分為春鵑、東鵑、西鵑和夏鵑四種。春鵑因其花多色艷、繁殖快,在園林綠化中,常被應用于地被色塊或造景。而西鵑因其花朵艷麗深受人們喜愛,但由于適應性、抗病性相對較差,故較適宜盆栽。

     從山野移栽到庭園、廳堂和案頭,杜鵑花嬌艷而得體,不愧為世界名花。古代也曾留下很多贊美的詩句,如白居易的“曄曄復煌煌,花中無比方,艷夭宜小院,條短稱低廊,本是山頭物,今為砌下芳”、“花中此物是西施,芙蓉芍藥皆嫫母”等。杜鵑于我本是心頭喜愛之物。1982年,我到西塘去游玩,那里家家戶戶都種著杜鵑,花小葉小,花密色濃,而且姿態造型優美典雅,特別有韻味,當地人稱之為“東方杜鵑”。后得知此為東鵑,即為日本石巖杜鵑的變種及其眾多的雜交后代。這種杜鵑,無論花形、花色上與西洋杜鵑(西鵑)都有明顯區別,特別是植株的造型遠遠勝過西鵑,卻藏在深閨無人識,實在太可惜了。于是我迷上了東方杜鵑,而且一發不可收。

     筆者:杜鵑是嘉善的縣花,您成為育鵑明星,應該跟您身在嘉善很有關系吧?

     胡永華: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我生長在嘉善,自然深受嘉善杜鵑藝術的影響。

     在西塘,栽種杜鵑花木已有幾百年的歷史。早在清代乾隆年間,已有愛花同道相互交流品玩。從深宅大院到普通百姓,西塘人堅持蒔養杜鵑花的愛好與習慣,積累了一套成熟的養管和繁殖經驗。而西塘人家,種植杜鵑花的自然環境就很好,冬暖夏涼,屋后臨河,搭棚、栽植、澆水都很方便。

     西塘人如卓士浩等,培養和保存了許多杜鵑花的名貴品種,特別是一些百年杜鵑樹樁盆景,這是江南一帶難得一見的珍品。1972年,美國前總統尼克松首次訪華,下榻之處需要盆景美化,省園林管理處從民間四處尋覓不得,緊急調用卓士浩19盆杜鵑精品、20盆樹樁盆景,于是“嘉善杜鵑花”與尼克松邂逅的趣聞,被西塘人津津樂道,也在鎮上掀起了一股培育杜鵑盆景的熱潮。嘉善杜鵑盆景借鑒了揚派盆景“云片”的造型手法,吸取了嶺南派盆景“蓄枝截干”的修剪藝術,傳承了浙派盆景“重風骨、尚氣韻”的藝術風格,形成了嘉善杜鵑特有的藝術流派。

     1984年,嘉善縣杜鵑花協會成立;1987年杜鵑花被定為嘉善縣花;2007年始,“中國•嘉善杜鵑展”連年舉辦,吸引了國內外許多專家學者和杜鵑花生產企業;2008年,全縣花卉生產面積6040畝,花卉年產值超過億元;2009年,嘉善承辦“中國第七屆杜鵑花展覽”,創縣級城市舉辦全國杜鵑花展之先河……“家家種杜鵑、戶戶得春光”,每至春暖花開時節,蒼勁挺撥的各色杜鵑竟相開放,繁花似錦,令人叫絕,杜鵑成為我們嘉善一張“金名片”,也涌現出一批育鵑能手。

     

       三、鉆研技術,創新制作獨樹一幟

      筆者:上海杜鵑花展上,您的盆景令人賞心悅目,培育這些精品花費了您不少心血吧?杜鵑盆景標牌上標注的60歲、80歲,甚至120歲,這么“高壽”的盆景應該需要幾代人來照顧,怎么來欣賞它們?

     胡永華:盆栽杜鵑經過藝術加工,大大提高觀賞價值和時間,既可以賞花,又可以賞形。觀賞角度有這么幾點:一看樁的根基,扭曲有力,盤根如虎爪;二看根與枝,是否扭力攀升;三看枝干是否出枝自然;四看葉茂花盛。另外選盆很重要,盆要有古趣,托盤的材質工藝與盆和景也要相配完美。好的杜鵑盆景就是一幅立體的畫,形神兼備,如你默默看著她時,她會用氣場跟你對話,常常是“相看兩不厭”。

     傳統杜鵑盆景經整枝、綁扎、修剪到制作成型,需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,珍貴稀少,價格昂貴,而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喜歡盆景的人越來越多,對傳統培育方法提出了改良的要求。

     西塘人卓士浩,20世紀60年代初首創高壓枝條繁殖杜鵑,嫁接后的杜鵑成活率提高,一株花上可以開出兩種甚至三種不同顏色的花朵。杜鵑嫁接給人的啟示是:運用創新技術,杜鵑盆景造型完全可以在短期內完成,還可以提高品質,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   1984年,我開始鉆研杜鵑嫁接技術。通過6年的試驗,摸索出一套“截桿萌芽多枝嫁接二年綁扎成型”的繁殖方法,就是用同科同屬的地栽大株毛鵑或夏鵑為砧木嫁接春鵑,通過將杜鵑老樁截干、蓄枝、造型、嫁接等方法,使盆景快速成型,不僅花色艷麗,而且與傳統方法制作的盆景相比,更具有粗獷、大方、活潑的風格,符合現代藝術潮流。作品曾在杜鵑花展覽上獲得最佳造型獎,博得觀眾一致好評。

     大型老根樁嫁接杜鵑盆景是嘉善杜鵑的一大絕活,小葉小花的東鵑品種尤其適合盆景制作。在春季,花開景象壯觀:虬勁蒼勁,層戀疊嶂,花開茂盛,色彩醒目;其他季節,則具有一般盆景的觀賞性。標牌上的年齡,是老樹樁的年份。

     1993年4月,我用嘉善杜鵑制作的嫁接盆景,首次奪得全國性金獎。榮譽對我的肯定和技術上的突破增加了我的自信,于是我動員家人開辟杜鵑園,開始培育名種。

     2003年,在“無錫中國第四屆杜鵑花展”上,我以個人名義獲得最佳造型金獎、最佳栽培金獎各1個,銀獎1個;2008年,在嘉善杜鵑花展上,我包攬了1/3獎項,參展的26盆杜鵑盆景,被杭州植物園買斷。30多年來,在嘉善和全國的杜鵑花展上,曾獲全國金獎18個,銀獎25個,其他獎項不下百個。

     筆者:造就一盆幾十年上百年的杜鵑精品,需要育鵑人怎么樣的努力?

     胡永華:舉一個例子,每盆盆景最好一次嫁接完成,再用塑料袋將整株杜鵑花套住扎牢,可以保溫保濕。而將接穗插入砧木的切縫,用細線扎牢,很費功夫。大型盆景,要接穗200-300百個,接穗一定要多接、密接,不能偷工減料,否則成型效果會大打折扣;施肥澆水,要按品種的特性進行,不能操之過急;外出展覽會發生枝干折損,碰到這種情況,要不斷修整。杜鵑花嬌嫩難養,必須精心伺候,所以養花的過程,也是一個修身養性的過程。

     

     四、潛心精品,推廣傳播杜鵑文化

     筆者:您未來有什么計劃可以透露一下嗎?

     胡永華:想用3—5年的時間,好好創作一批盆景,現在才100多盆。另外計劃出一本《嘉善杜鵑》的書,起碼要編入300個精品案例,制作成一本藝術鑒賞類的圖冊。

     在一次花展上,一位浙江省副省長問我,為什么杜鵑盆景值得推廣?我回答八個字:“小巧玲瓏,濃縮精華!”我一直在想,好的盆景,不僅濃縮了天地日月的精華,也把個人的真摯感情放在里面,盆景不僅能夠美化環境,更能陶冶心情!

     

     在采訪的最后,筆者對胡先生表示:一花一世界,期待精品杜鵑盆景的藝術生命力在書本中繼續綻放,跨越時空。當筆者問道“您對上海推廣發展杜鵑花還有什么建議”時,胡永華說:在西方,沒有杜鵑花的花園幾乎不能稱之為花園。隨著適生品種的引進推廣,希望更多的杜鵑花能在上海的公共綠地、私家園林綻放,讓更多的杜鵑品種成為城市綠化的新生力量,也希望上海市民能跟杜鵑更親近!


    本文關鍵字:人物專訪,園林人物 
     
    推薦圖文
    推薦新聞資訊
    最新文章
     
    性调教室高H学校
  • <optgroup id="ccakq"><input id="ccakq"></input></optgroup>
    <td id="ccakq"></td>